¥200.0

冷链配

预售 组合一水果+酸奶

  • 送至 北京
  • 配送

    商品满60元包邮

    无会员折扣


长秋山不知火柑:甜味深刻,果肉脆爽

不知火柑,又叫丑柑。它外表虽然不够美丽,但味道浓烈。长秋山的不知火柑,跟其他地方的丑柑有所不同,拿我们的第一代买手游鲸的话来说就是:“长秋山的不知火柑,就像一个姑娘,人们欣赏她的甜美,但更欣赏她的个性”。
 

长秋山不知火柑体型为倒卵形或扁球形,色橙黄,果蒂凸起,表皮凹凸不平,有一定光泽和硬度。没有鲜艳的外皮,浑身皱巴巴的。
 

剥开它外皮,饱满的果肉紧紧挤在一起,放一瓣进嘴里,充盈的汁水爆浆而出,浓郁的酸甜味瞬间炸开,可口化渣,大可放心吞下。跟市面上其他不知火柑相比,长秋山的果肉有独特的脆爽口感,真的会吃上瘾。
 

短短几秒,一丝微酸后紧接着深刻的甜,这样丰富的滋味,想让朋友们都来尝尝。就像香水,习惯了一味的甜腻,也许你也想试试略酸的前调呢?
 


晚熟品种,历经风雪,成就实力派


长秋山不知火柑属晚熟品种,从开花到结果需要一整年的时间,这样才能积淀足够的营养。就像大器晚成的人生,总要经历风雪,才能成就实力派。
每年10月,果农会给果子穿上纸袋“冬衣”,在枝头历经风雪,越过寒冬,终得脆、爽、甜的口感。
 

最佳采摘期为3、4月份,此时正是开花的时节,部分果树已经开花,而果子还挂在枝头,成就了花果同株,两代同堂,大器晚成之风骨。
 


长秋山有着独特的小气候,适合越冬柑橘生长

1、初春里新鲜上市的柑橘很少见,长秋山的不知火柑,是真正的晚熟品种,越过冬天的风雪,在3月下旬采摘上市。

2、丑柑是由日本农水省园艺试验场以清见与中野3号椪柑杂交育成。得益于长秋山的独特小环境,长秋山的不知火柑,品种优良,香、脆、爽,酸甜风味浓郁,符合人们更高级的味蕾需求。
 

3、长秋山位于有天然氧吧之称的国家级生态县——四川省成都市蒲江县东南边缘的长秋山脉深处,是“全国环境优美乡镇”、“中国优质柑桔生产基地之乡”。
 

4、长秋山海拔高,遭受冻害几率小,年平均温度16.4度,日照1122小时,昼夜温差大,有利于糖分的积累,使其甜度能达到14-17度,酸度在1%左右,酸甜适中,口感脆爽。
 


农人匠心精神,敢为自己的果实代言
1、农人良心种植,敢为自己的果实代言,“坏果不卖给本来”。
 

2、坚持执行本来的有机种植标准:施用有机肥,培草保水,天然绿肥,土壤改良后,一铁锹下去,能挖出来2条以上的蚯蚓。
 

3、只图质量,不图产量:适当进行疏果,控制每棵果树的产量,40-50斤左右,保证每个果子都能得到充分的营养。
 

4、蓄水灌溉
 

5、专业农技人员指导
 

6、专业设备采集大数据及分析:pm2.5、温湿度、风速
 

7、物理防虫设备:粘虫板、灭虫灯
 

为什么只选长秋山的不知火柑?本来的执着,四年如一日

2016年是本来生活·长秋山不知火柑的第四个年头了,本来的买手和长秋山的农人们已亲如一家,第一代买手——游鲸,第二代买手——孙亚萍,第三代买手——杨乃科,还会有更多优秀的买手为了这一颗体内有巨大能量的丑柑,甘愿驻扎在长秋山,爬上山坡,钻进果树林,陪伴果子生长,连农户家的小狗都和他们撒起娇~
2013年蒲江地震,本来生活网义卖长秋山不知火柑,在义卖期间的销售额,捐给了壹基金,用于蒲江救灾。
农户从内心深处对本来的认同,让我们更加坚定信念,始终如一的坚持有机标准,施用有机肥,培草保水,依靠大自然自身的力量,进行良性的循环,让农户的良心种植得到应有的良心回报。我们坚信,在村干部的带头下,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户加入有机种植的队伍中来,让更多的消费者尝到本来标准的不知火柑。

 


关于长秋山不知火柑,你还需要知道的3件事

1、如果果实有轻微的划伤,那是因为人工采摘,树枝不小心划到了果皮
2、表皮如果有轻微的斑点和污渍,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打蜡,保证您吃到的都是原生态、新鲜的不知火柑
3、同一颗树上不同部位的果子,口感略有不同。哪种更好吃,因人而异。
 

长秋山日记——本来买手孙亚萍

2月29日,我又回到了这里——蒲江——除了家乡和北京,我曾经待过最长久的地方,我们回来了,像候鸟,也像游子。之于游哥和我,这里早已是第二故乡。

跟往年一样,蒲江的第一餐,肯定有徐老师接风,还是在老东门桥头的四季春饭店,来一碗香味浓郁的豆花,调一碟辣度适中的蘸水,再配上一盘随意搭配的小菜,大家围坐在路边露天的桌子周围,边吃边聊天、叙旧。一顿心满意足的午餐之后,我们便驱车上山,去探望久违的乡亲,看看今年山里的收成。
 


长秋乡地处长秋山深丘地带,全乡80%区域都是25度以上的坡地。“之”字形的山路纵横交错,陡起陡落,绵延于山脉之中,连着世外的繁华和山里的宁静。从山脚下的长秋小区到半山腰的乡政府大概有5、6个转弯,其中第一个就是180度的急转弯,今年再经过我已不像去年那样紧张,反而心里多了几分期待。

乡政府院里那几棵高大的香樟树今年更加葱郁了,枝叶繁茂像一把巨大的绿伞,树干粗壮笔直且长满了苔藓。樟树北边庇护着几株打理尚好的丹桂,南边依靠着三层素雅的办公楼,院落不大,却因此,看起来宁静且别致。太阳出来之前整个园子笼罩在一层薄薄的轻雾中,像极了爱丽丝的仙境。

 

正月的北方还在寒风肆虐,长秋山上早已是山花遍野,果实飘香,这里马上就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繁忙的时节~“不知火柑”们正在枝头耐心等待最后几天的糖度转化。举目望去,漫山都是穿着白色冬衣不知火柑,一个个像吃撑了的金鱼,圆鼓鼓的,预示着又一个丰收年。

车在山路上飞驰,我摇下车窗,春风裹挟着空气夹杂各种花香迎面扑来,像极了久违朋友的热烈欢迎,令人心旷神怡。窗外,桃花、杏花、李花、油菜花、海棠花...竞相开放,蝴蝶、蜜蜂也在忙忙碌碌,都在努力为山里的丰收季增光添彩。


 

由于1月初极寒天气的影响,使得不知火柑的主产区蒲江、丹棱等地果实大面积受冻,长秋山因特殊的地理位置:龙门山四面阻隔,在长秋山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小气候,加上陡起陡落的地势,使下沉的霜冻对山岭上的果子基本没造成伤害,而且本来生活的合作基地大部分都选择在向阳坡地,再加上要求农户增施有机肥,进行标准化种植,使得树势强壮,耐寒性相对更强。土地肥沃了,连豌豆花都开得这么艳丽。

穿过高韩村,路过长秋水库,再转几个弯就会到达古佛村,最后从有杏树(我在山上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棵杏树)的“人字形”转弯处掉头,沿坡直上,就会到达海拔相对较高的地标位置——“覃大石头”处,覃姐家就住在这里,果园也在这里。

覃姐比去年微胖了些,笑容却依然亲切美好,一见面就紧紧拉着我的手,是久违的亲人般的呵护。新成员“旺财”完全不怯生,活泼的跟我们互动,充分享受游哥给予的抚慰。
 


到了果园,我和游哥最迫不及待的就是赶紧尝一尝今年的不知火柑了。我们习惯性的挑选了一颗背阴处的果子,通常这种果子口感好的话,整棵树都不会差,解开冬衣,里面早已是一片橙黄,依然是萌态可掬的模样,表皮鲜亮、干净,在阳光底下还有几分刺眼。芸香科水果特有的香味散发在空气中,令人陶醉。剥开果皮,轻轻掰一瓣放在嘴里,咀嚼,谢天谢地,它依然是一年来我日思夜想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本来买手孙亚萍于蒲江  2016.3.9

3月16日 长秋山不知火柑,开采啦

今天的天气有点阴,长秋山上的空气中,散发着油菜花、豌豆花以及不知火的香甜。本来生活网的合作果园,开始采摘了。黄澄澄的大丑柑,再过几天就能送到您手上,那香甜浓郁的口感,保证让你忘不了。


正在辛勤劳动的果农们。今年的长秋山不知火柑受到阳光额外的眷顾,比往年的更甜更浓郁。
 


远处的天空像一幅传统水墨画,一层山,一层天。山路崎岖,头发花白的果农背着满满的果实,小心翼翼地下山。山路两边的油菜花和豌豆花正在盛放,站在这里,我们的心也如同这片辽阔天地般起伏宽广,愿天下的良心农人,都能收到良心汇报。

长秋山日记——本来买手孙亚萍

2月29日,我又回到了这里——蒲江——除了家乡和北京,我曾经待过最长久的地方,我们回来了,像候鸟,也像游子。之于游哥和我,这里早已是第二故乡。

跟往年一样,蒲江的第一餐,肯定有徐老师接风,还是在老东门桥头的四季春饭店,来一碗香味浓郁的豆花,调一碟辣度适中的蘸水,再配上一盘随意搭配的小菜,大家围坐在路边露天的桌子周围,边吃边聊天、叙旧。一顿心满意足的午餐之后,我们便驱车上山,去探望久违的乡亲,看看今年山里的收成。
 


长秋乡地处长秋山深丘地带,全乡80%区域都是25度以上的坡地。“之”字形的山路纵横交错,陡起陡落,绵延于山脉之中,连着世外的繁华和山里的宁静。从山脚下的长秋小区到半山腰的乡政府大概有5、6个转弯,其中第一个就是180度的急转弯,今年再经过我已不像去年那样紧张,反而心里多了几分期待。

乡政府院里那几棵高大的香樟树今年更加葱郁了,枝叶繁茂像一把巨大的绿伞,树干粗壮笔直且长满了苔藓。樟树北边庇护着几株打理尚好的丹桂,南边依靠着三层素雅的办公楼,院落不大,却因此,看起来宁静且别致。太阳出来之前整个园子笼罩在一层薄薄的轻雾中,像极了爱丽丝的仙境。

 

正月的北方还在寒风肆虐,长秋山上早已是山花遍野,果实飘香,这里马上就迎来一年中最热闹繁忙的时节~“不知火柑”们正在枝头耐心等待最后几天的糖度转化。举目望去,漫山都是穿着白色冬衣不知火柑,一个个像吃撑了的金鱼,圆鼓鼓的,预示着又一个丰收年。

车在山路上飞驰,我摇下车窗,春风裹挟着空气夹杂各种花香迎面扑来,像极了久违朋友的热烈欢迎,令人心旷神怡。窗外,桃花、杏花、李花、油菜花、海棠花...竞相开放,蝴蝶、蜜蜂也在忙忙碌碌,都在努力为山里的丰收季增光添彩。


 

由于1月初极寒天气的影响,使得不知火柑的主产区蒲江、丹棱等地果实大面积受冻,长秋山因特殊的地理位置:龙门山四面阻隔,在长秋山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小气候,加上陡起陡落的地势,使下沉的霜冻对山岭上的果子基本没造成伤害,而且本来生活的合作基地大部分都选择在向阳坡地,再加上要求农户增施有机肥,进行标准化种植,使得树势强壮,耐寒性相对更强。土地肥沃了,连豌豆花都开得这么艳丽。

穿过高韩村,路过长秋水库,再转几个弯就会到达古佛村,最后从有杏树(我在山上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棵杏树)的“人字形”转弯处掉头,沿坡直上,就会到达海拔相对较高的地标位置——“覃大石头”处,覃姐家就住在这里,果园也在这里。

覃姐比去年微胖了些,笑容却依然亲切美好,一见面就紧紧拉着我的手,是久违的亲人般的呵护。新成员“旺财”完全不怯生,活泼的跟我们互动,充分享受游哥给予的抚慰。
 


到了果园,我和游哥最迫不及待的就是赶紧尝一尝今年的不知火柑了。我们习惯性的挑选了一颗背阴处的果子,通常这种果子口感好的话,整棵树都不会差,解开冬衣,里面早已是一片橙黄,依然是萌态可掬的模样,表皮鲜亮、干净,在阳光底下还有几分刺眼。芸香科水果特有的香味散发在空气中,令人陶醉。剥开果皮,轻轻掰一瓣放在嘴里,咀嚼,谢天谢地,它依然是一年来我日思夜想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本来买手孙亚萍于蒲江  2016.3.9

3月16日 长秋山不知火柑,开采啦

今天的天气有点阴,长秋山上的空气中,散发着油菜花、豌豆花以及不知火的香甜。本来生活网的合作果园,开始采摘了。黄澄澄的大丑柑,再过几天就能送到您手上,那香甜浓郁的口感,保证让你忘不了。


正在辛勤劳动的果农们。今年的长秋山不知火柑受到阳光额外的眷顾,比往年的更甜更浓郁。
 


远处的天空像一幅传统水墨画,一层山,一层天。山路崎岖,头发花白的果农背着满满的果实,小心翼翼地下山。山路两边的油菜花和豌豆花正在盛放,站在这里,我们的心也如同这片辽阔天地般起伏宽广,愿天下的良心农人,都能收到良心汇报。

没有更多了~
分享到新浪微博